《洛神赋》是曹植为嫂子甄洛所写?与爱情无关
历代后妃
历史库网编辑
来源:www.lishime.com
2015-08-30 01:03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秾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

  这是汉魏时期大文学家曹植的千古名篇《洛神赋》。文中,曹植描写了一位美丽多情的女神形象,大胆倾诉了自己对女神的倾心仰慕和热爱。

  到南梁昭明太子萧统主持编撰《昭明文选》时,对曹植的《洛神赋》进行了特别的介绍,说是曹植一直恋慕嫂子甄洛。在甄洛被曹丕毒杀后,曹丕将甄洛生前用过的玉缕金带枕送给曹植。受到刺激的曹植途经洛水,思念亡嫂,遂作《感甄赋》,后魏明帝曹睿改为《洛神赋》。

  因为《昭明文选》的这番解读,后世之人便将曹丕的妾妃、曹睿的生母甄洛与《洛神赋》中的宓妃混为一谈,更加演绎出“甄氏乱三曹”,杜撰甄洛与曹操、曹丕、曹植父子三人无比纠结狗血的爱情传奇。

  其实,甄洛的故事远没有那么复杂狗血,却实实在在更加悲惨。

  公元204年,曹操的军队攻陷袁绍的根据地邺城,随曹操四方征战的曹丕手提利剑,杀气腾腾地闯进了袁绍的府邸。本文女主角甄洛的故事就要从这一刻讲起。

 

  曹丕绝对不是没有见过大世面的草莽武夫,他是曹操长子,文武双全,十岁便随父亲出征打仗。曹操大权在握,曹丕身边自然美女如云。然而,当十七岁血气方刚的青年将军浴血攻陷邺城后,战事尚未消弭,刀口仍在滴血,一身戎装、一脸杀气的曹丕却为无意中所见的一位青丝长泻、泪痕阑干的少妇落剑痴立。

  这位少妇即是时年二十一岁的甄洛,她本是袁绍之子袁熙的妻子。如今,自然而然地,她被战胜者曹丕当作战利品纳为妾室。

  “落剑痴立”四个字作为对甄洛花容月貌的响应,远比曹植《洛神赋》中洋洋洒洒的排比、对偶、一切一切的赋比兴更加传神。甄洛之美,可以让嗜血好杀的铁血将军刀剑落地,自然也足令千军万马俯首称臣。

 

  甄洛成了曹丕的女人,但曹丕身边何止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更何况,甄洛还曾是曹家仇人的儿媳,是再嫁之妇。但甄洛除了美貌,还非常智慧。所以,史书中有了许多关于甄洛如何讨好婆母,笼络曹丕身边别的女人的记载。于是,一个美丽、贤良、纯孝的全新甄洛出现在了世人面前,成了曹家人公认的好媳妇。

  聪明女人的命数应该比空有一副好皮囊的女人更好。只是,甄洛在嫁给曹丕十六年后遇到了即便是冰雪聪明的女人也难以全身而退的人生陷阱。

  公元220年,曹操去世。曹丕继承魏王,并接受汉帝禅让,以魏代汉,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九五之尊。曹丕做了皇帝,已经为曹丕诞下了一子一女的甄洛做皇后原本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事。但可惜,这个时候的甄洛虽然得到了曹家人的交口称赞,却未能笼络住丈夫曹丕的心。


此时的曹丕已然姬妾成群,最得他欢心的女人名叫郭女王。这是一个比甄洛更攻于心计的女人。据说,曹操在立世子时,正是因为郭女王从旁出谋划策,曹丕才击败了其他的兄弟,以至后来顺利登上皇帝宝座。

  关于这场后位的争夺,历史上流传着各种说法,比如因为曹操也爱慕甄洛,所以甄洛不见容于婆婆;比如甄洛曾是袁熙的妻子,郭女王在此事上大做文章,让曹丕怀疑甄洛之子曹睿是否为自己的亲骨肉……其实,史书记载得很明确,甄洛为了在曹家站稳脚跟,非常刻意地讨好婆婆。而婆婆卞夫人也公开称赞甄洛:“此真孝妇也。”所以,婆媳嫌隙可以排除。从甄洛的儿子曹睿在曹丕去世后顺利继承曹魏帝国成为魏明帝,我们可以看出,曹丕没有怀疑过儿子的血统。

  排除了这些广为流传的因素,回到甄洛和曹丕身上,我们只能说,感情是最私人化的东西,爱或者不爱,并没有任何的理由和道理可讲。若是民间,夫妻离散倒还寻常,但很可惜,曹丕不爱甄洛的时候已经是大权独揽的皇帝了。皇帝不爱了,不是屠刀,就是白绫、毒药。

  根据《三国演义》的记载,甄洛的寝宫中挖出了写有曹丕生辰八字的木偶;《三国志》则说,甄洛因为没能册封皇后而口出怨言,惹恼了曹丕。无论如何,三十八岁的甄洛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她的结局是一杯毒酒。

  但这还远不是甄洛命运最悲惨的时刻。作为甄洛竞争对手的郭女王为怕甄洛死后向阎王告状,竟下令用糠塞住她的嘴,把头发披到脸上。让甄洛即便死后也无脸见人、有口难言。

  甄洛死后一年,曹植写下了著名的《洛神赋》。

  曹植是因为恋慕、怀念嫂子才写的《洛神赋》吗?清代诗文家、文学批评家潘德舆在《养一斋诗话》中提及曹植和《洛神赋》时是这样说的:“子桓日夜欲杀其弟,而子建乃敢为《感甄》赋乎?甄死,子桓乃又以枕赐其弟乎?揆之情事,断无此理。”

  个人以为, 潘德舆说得非常在理。讲个在历史上广为流传的故事:为找理由杀死曾经跟自己争夺世子之位的曹植,曹丕曾令曹植七步为诗。“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这首饱含忧惧的《七步诗》在中国几乎人人会背。虽然这首诗是否为曹植所著尚且存疑,但在曹丕已然登上权力巅峰,而自己性命堪忧的大前提下,曹植哪有心思对嫂子心心念念、暗通款曲,甚至明目张胆地为嫂子写下《洛神赋》,那样赤裸裸地表白自己的一腔爱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