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淮八艳之李香君:血溅桃花扇见证爱情和爱国
青楼名妓
历史库网编辑
来源:www.lishime.com
2015-03-25 01:14

李香君,生卒年不详,明朝末年南京秣陵教坊名妓,“秦淮八艳”之一。又名李香,姑苏(今苏州)人。因身材小巧玲珑,浑身透着灵气,人送其绰号“香扇坠”。自《桃花扇》一剧于1699年问世后,李香君遂闻名于世。李香君与“复社”领袖侯方域交往,嫁与侯作妾。侯曾应允为被复社名士揭露和攻击而窘困的阉党阮大铖排解,李香君即严辞让侯公子拒绝。阮又强逼李香君嫁给漕抚田仰作妾,李香君以死抗争。堪称中国的“羊脂球”。此时正值马、阮大捕东林党人,侯等被捕入狱,李香君也被阮选送入宫。清军南下之后,侯方域降顺了清朝。而李香君之下落,众说纷纭。
    侯方域(1618~1654),明末清初著名散文家、诗人、画家。即侯朝宗。朝宗是他的字,别号雪苑。今河南商丘人,明天启年间户部尚书侯恂之子。15岁应 童子试,中第一名。20岁参加进步爱国组织复社,同朝中阉党展开斗争,是“南明四公子”之一。后经复社领袖张溥(一说是杨龙友)介绍,与南京“秦淮八艳” 之一、歌妓李香君结识并相爱。1640年从江南回到河南,与本地文人结成雪苑诗社。清顺治十一年英年早逝。长于古文,是“清初三大家”之一;尊唐宋八大 家,往往能将马、班传记,韩、欧古文和传奇小说手法熔为一炉,形成一种清新奇峭的风格,尤以传记散文见长。
    清初大戏剧家孔尚任(1648~1718,山东曲阜人,孔子第64代孙,曾任国子监博士、户部员外郎等职)依据侯李爱情悲剧故事写成的《桃花扇》一剧,在我 国戏剧史上影响很大,与《长生殿》、《西厢记》、《牡丹亭》并称为“中国古典四大名剧”。在此剧中,侯朝宗竟成了中国古代文人丧失气节、明显缺钙的典范之 一,类似于屈原徒弟宋玉。

    绣球抛中佳子
    明朝是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王朝。在明末那样一个堕落的年代,风雨飘摇,日薄西山,却出现了一个怪现象:除了寥寥几个有识之士之外,男人们的胆量、骨气都被狗吃了。他们一个个苟且偷生,患得患失,在敌人威逼之下,把脑袋垂到了裤裆里;在敌人利诱之下,他们点头又哈腰。
    但在这个特殊年代,却有这样一群女人,她们不同于历史上其他美女,她们是出身于社会最底层的红尘女子,却像一朵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以不做亡国奴的骨气,给了男人们一记响亮的耳光。她们就是金陵城里、秦淮河边的8个刚烈女子,被称之为“秦淮八艳”。
    所谓“青楼皆为义气妓,英雄尽是屠狗辈”。
    李 香君女士就是这8个女子中的一个,而且是最突出、最著名的一个。这是一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才女,这是一个兼具花容月貌、国色天香的美女,这是一个乱世红 颜,这是一个敢爱敢恨的女子。在大明江山风雨飘摇之际,她没有唱《后庭花》,却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谱写了另外一曲千古绝唱——桃花扇。
    李香君女士的出场,跟一个楼子有关,楼子叫梅香楼。因为有了李香君女士,梅香楼就有了灵魂。
    历史上的女子,是不被儒家先圣们所重视的。所以,史书上对于她们身世的记载一片荒芜。李香君女士也不例外,她的老爹老娘是谁,我们都不知道。只知道她一出场就是妓女,就在金陵城的梅香楼里。
    梅香楼不是一般的楼子,它是秦淮河边最有名气的青楼。李香君女士也不是一般的妓女,她是秦淮河最有名气的艺妓,只卖艺不卖身,也不是随便某个人就能够见得着她。她是梅香楼里的花魁,是梅香楼里的台柱。
    李香君女士只在一个重要的日子公开亮相,那就是梅香楼一年一度的绣球大会。梅香楼一年一度的绣球大会,在桃红柳绿的时节旗鼓嚣然地召开。人们从四面八方涌 来,拥挤在梅香楼对面那条并怎么宽阔的街道上,从这头到那头,凡是能望见梅香楼的地方,均人山人海,水泄不通。梅香楼周遭的街坊、酒肆、贷铺的楼道上,也 挤满了热情高涨的看客。无论尊贵与卑贱,摩肩接踵,你推我搡,企图抢占绝佳的位置,翘首以盼激动人心的一刻,最近距离一睹绣球小姐的国色天香与倾城之貌。
    这绣球小姐,毫无疑问就是李香君女士。
    今年的绣球大会,比以往任何一次都热闹。李香君女士坐在阁楼厢房里,就已经嗅到了外面如钱塘潮水般的喧嚣气息。梅香楼门前羯鼓震天,胡笳鹊起,精彩的舞狮大 会暂时平息了无数颗躁动的心。但更远的人们,由于看不到舞狮大会的情景,只能眼巴巴耐着性子,期待着最关键一刻的到来。
    终于轮到李香君女士出场了。她步履轻盈,款款而出。当她整个身影出现在万人瞩目之下时,梅香楼对面的整条街衢刹那间鸦雀无声。接下来,李香君女士正襟危坐在 那架九凤紫漆琴面前,开始为众人弹奏誉满天下的悲歌——《何满子》。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在这个类似于节日庆典的日子里,弹奏如此悲伤的歌曲,?她知 道,每年都来参加绣球大会的人都不会感到厌倦,因为他们并不在乎她的琴声,仅仅是为她的容貌和身段而来。
    楼下又一片哗然。因为绣球大会第二阶段最后一个活动——抛绣球就要开始了。楼下的男子,谁要是有幸接住李香君的绣球,就有机会和她单独相处一个晚上。李香君 女士扫视了一下楼下诸位男子,没有一个是她中意的;然而他们却摩拳擦掌,早已做好了争抢绣球的准备。李香君女士缓缓举起了绣球,闭上眼睛,把绣球抛了下 去。
    等李香君女士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看见了一名白衣男子,而绣球就落在了这名男子的手中。白衣男子也正望着她,四目相对,那一瞬间爱情就诞生了,与爱情一起诞生的还有悲剧。
    大家都知道了,这位白衣男子就是侯方域先生。当天晚上,侯方域先生就走进了李香君女士的闺房,同时也走进了李香君女士的生命。
    侯方域先生是啥样人物?眼光颇高的李香君女士为何能看上他?
    侯方域先生出身高贵,他的爷爷侯执蒲先生是明朝太常卿,老爹侯恂先生是户部尚书。年轻气盛的他,在22岁这年来到南京参加礼都会试。
    侯方域先生从小就聪明好学,又是书香门第世家出身,自然不把这小小的会试放在眼里;他本人对八股应试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厌恶。于是,他阁下也不复习功课,一到南京就瞎转悠,看看风景,尝尝特色小吃,日子过得有滋有润。(还有个说法是,他因在秋闱应试中抨击时政,名落孙山。)
    侯方域先生并不是浪荡公子,对青楼这样的地方并不感兴趣。如果不是一个叫杨龙友的先生鼎力推荐,也许侯方域这一辈子也不知道,在流光溢彩的脂粉之都南京,还有一个李香君这样响当当的女子!
    这杨龙友先生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来看,都比侯方域先生差那么一大截;虽然他也对李香君女士仰慕已久,但一直苦于没有机会接近李香君女士。于是,他想利用侯方域先生做跳板,让侯方域先生去接近李香君女士;而自己呢,再以侯方域先生好朋友的身份接近李香君女士。
    于是,杨龙友先生利用他那三寸不烂之舌,把梅香楼把李香君女士说得神乎其乎。英雄难过美人关,何况侯方域先生还不是一个英雄。这样一个奇女子,在那样的环境 里却能洁身自好,这是啥样的一个女子呢?于是,他想瞧瞧。恰巧这时,离梅香楼一年一度的绣球大会不远了,杨龙友先生极力怂恿侯方域先生去参加绣球大会。侯 方域先生学了一点武功,说不准那绣球就被他接住了。
    一男一女成双
    有时候我们不得不相信缘份。侯方域先生被杨龙友先生说动了,心想,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去看看吧。这一看不打紧,就把绣球看到了他的手中。他也正纳闷呢,怎么绣球就偏偏落在自己手上呢?但是他已经没有时间思考了。他被一群美女簇拥着,上了楼,径直走进李香君女士的房间。
    第一眼看见侯方域先生这个青年才俊,一向泰然自若的李香君女士竟然平生第一次有了脸红心跳的感觉,这是怎么啦?她不敢再去看侯方域先生。幸好这时候,侯方域先生把目光转移到了墙上的一幅画。
    是侯方域先生对李香君女士不感兴趣吗?非也!因为他也有了脸红心跳的感觉,为了掩饰,他只好去看画。
    当侯方域先生静下心来的时候,却被墙上的画吸引住了。那是一幅“寒江晓泛图”,寒雪弥漫的清江之上,一叶孤舟荡于江心,天苍苍,水茫茫,人寥寥,好一派悠远淡泊的意境!画上还题有一首诗。侯方域先生越看越入迷。而当他看画的时候,李香君女士却在背后看他。
    侯方域先生被画迷住了,李香君女士却被侯方域先生迷住了。这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只是觉得面前这个男子与众不同。一般的好色之徒来到她的房间总是盯着她的脸 蛋看,而侯方域先生却只盯着一幅画看。单凭这一点,李香君女士就对侯方域先生产生了好感。更让她心动的是,这幅画就是她本人所画。侯方域先生欣赏这幅画, 就等于欣赏她本人。
    后来,侯方域先生问墙上的画是何人所作。李香君女士谦恭、坦白地回答:“是小女子涂鸦之作。”
    侯方域先生大吃一惊:一个青楼里的女子,竟然有如此美妙的诗画!如果刚见面的时候,他只是对李香君女士秀美绝伦的面庞心生爱慕的话,那么现在,侯方域先生对眼前这个奇女子则是又爱又敬了。
    由一幅画开始,侯方域先生开始同李香君女士竟然越聊越投机了。分别的时候,侯方域先生为李香君女士作了一首诗:
    绰约小天仙,生来十六年;
    玉山半峰雪,瑶池一枝莲。